标题内容作者  

从邮递员到正厅级干部,却被麻将撬开了贪腐之“门”

[日期:2017-03-07] 来源: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作者: 阅读: 背景: [字体: ]

    年轻时,他曾是一名邮递员、曾是一名通讯员……然而,他在苍茫奔波40多年后,成为一个倒下了的巡视员。

    一日得失看黄昏,一生成败看晚节。1953年出生的四川省农业厅原巡视员胡相全,落马时已年满花甲,严重违纪违法的事实使他失去安享晚年的机会。

    1996年至2013年,胡相全在担任简阳市委副书记、书记,资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四川省农业厅副厅长、巡视员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企业发展、职务调整、工作安排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通过亲属入股经商办企业,多次收受下属单位和个人、企业负责人等所送礼金,涉案总金额折合人民币1067万元。

    2013年12月,四川省纪委对胡相全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调查。2015年3月,胡相全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6年4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胡相全有期徒刑十年。

    想着本该办理退休手续安度晚年,却又何以将晚年定格在高墙之内?曾经的邮递员一路成长为正厅级干部,又何以倒在了退休前夕?“在权力和诱惑面前经不起考验”“慢慢放松警惕”“我没管住自己也没管好家人”……在悔过书中,胡相全回忆自己的一步步沦陷。

    爱好与权力交织,方寸麻将打开贪腐之“门”

    胡相全在悔过书中写道,从1968年参加工作以来,是党把他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公社通讯员一步步培养成一名厅级干部。组织的信任与期望本应加倍珍惜……

    对于红包礼金,胡相全说,一开始他是“不情愿也是反对的”,曾当面拒绝、退还过,给予过批评。在初任简阳市委书记时,他也提出“开前门、堵后门”,要求党员干部决不向任何人伸手索要,对送来的红包也要明确拒绝,他也以这个标准要求自己。但是到后来,随着市委书记(县级市)、组织部部长等岗位的不断升迁,权力与影响力不断扩大,奉承话恭维话听得多了,他就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和约束。而真正让其在廉洁自律方面全面溃败的“蚁穴”,正是在平时生活中看似不起眼的麻将。

    根据调查,2009年,成都某实业股份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某以打麻将“铺底”为名,向胡相全输送金钱利益。铺底,为供人打麻将所用的“本金”,正是通过这种较为隐蔽的形式,张某某逐渐将其“防线”攻破。

    前后数年间,张某某以这种形式共向胡相全送出现金9万余元。自此之后,胡相全完全失去了对金钱诱惑的抵抗能力。2010年至2013年,胡相全每年收受张某某以拜节、拜年以及感谢费等各种名义所送现金共计27万元,金条3根。作为回报,胡相全积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张某某的公司在生产、销售过程中提供帮助。

    利用麻将为突破口将胡相全拉下水,张某某不是唯一的一个。简阳市某医院院长陈某同样深谙此道。据调查,2003年至2012年,陈某多次邀约胡相全打麻将“娱乐”,每次都会事先向胡相全发放数额不等的现金作为“铺底”,多年间累计共10万余元。

    正是以此为基础,麻将“铺底”渐渐变成明目张胆的礼金奉送,为谋求连任院长等请托事宜,陈某先后送给胡相全现金共36万余元。

    因没能把握好个人爱好,将其与权力交织在一起,方寸麻将,给胡相全打开了一扇贪腐之“门”。

    收干部礼金搞违规任用 与老板勾结谋利益输送

    “红包是人家主动送来的,收下好像也没亏欠别人。”悔过书中,胡相全这样形容收受红包时的心态。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一次次放松对自身的要求,让贪欲随时间流逝渐渐侵蚀蔓延。在胡相全的自我反省与检查材料中,其曾提到自己在与下级干部交往过程中,大肆收受红包礼金,金额从几千到几万甚至十余万元不等,涉及人数众多,收受金额之大,连他自己本人事后都不敢相信。

    在收受这些干部红包礼金时,胡相全心里非常清楚,这些人如此,无非是希望自己利用市委书记、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和影响,为他们的提拔任用提供特殊关照。在收受了大量礼金后,胡相全先后提拔简阳市某医院院长陈某为市委副书记(县级市)、市卫生局局长(地级市),利用职务上的影响力,通过他人为乐山市夹江县副县长宿某某、简阳市五合乡乡长李某在提拔上予以关照……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对金钱的“胃口”就会越来越大,这从胡相全与一公司老板张某某的交往中可见一斑。2006年,胡相全收下了张某某为其支付的1万元“装修设计费”,紧接着,对于张某某以装修住房名义所送的50万元现金,他也就顺理成章地“笑纳”了。到了2008年,面对张某某以投资分红名义送来的现金100万元,此时的胡相全已经不再觉得吃惊和意外了。

    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但胡相全并没意识到这点,正相反,他手中的权力越大,其朋友圈里的老板越多,交往越密切,官商勾结、利益输送越频繁了。

    胡相全在悔过书中提及,到省农业厅后,他依然没能汲取教训,继续收受下属单位红包礼金和服务对象钱物,犯了“不应该重犯再犯屡犯”的错误。上梁不正,下梁必歪。提及农能部门出现的问题,胡相全表示“作为分管领导之一,有我脱不开的责任。对工作的管理和干部的监督我过问少,要求不严,对纪律也没放在心上。”

    农业部门掌握着巨额涉农资金和项目,农业系统的一些党员干部也易成为不法商人“围猎”的重点对象。胡相全案并非一起独立的违纪案件,而是四川省纪委同期查办的省农业厅3起厅级干部违纪案件之一,该三起案件又是该省农村能源系统系列案件中的典型案例。通过历时近一年的整治,以胡相全为代表的21名厅处级领导干部、207名农村能源系统工作人员相继归案,其中77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涉案金额上百万元的13件,挽回经济损失2.1亿余元。通过强有力的惩贪治腐,基本肃清了四川省农村能源系统的腐败问题,为该系统重构良好政治生态打下坚实基础。 

    变亲属为谋财“白手套” 变相经商入股分红、放贷收息

    面对他人奉上的不义之财,胡相全也曾恐惧过,在党纪国法的威严震慑面前,他也不是没有胆怯过、畏惧过,但对金钱的欲念又使自己无法摆脱。于是,他开始挖空心思琢磨出一些“旁门左道”试图规避纪法约束。他逐渐将妻子和弟弟变成自己谋财的“白手套”。

    胡相全考虑到,妻子陈某已从工作单位退休多年,她既不是公务员也非党员,以这种身份参与或从事一些投资经营活动,有一定的“合理性”;弟弟胡某从部队退役后自谋职业,由他介绍进入四川某公司,他再通过弟弟在该公司入股,这样既能避人耳目,又看似符合许可。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胡相全在弟弟胡某进入该公司后,不断为该公司经营等活动提供帮助。在该公司对其心存感激的情况下,由胡某入股该公司四区机械加工车间30%的股份,在未足额缴纳股本金的情况下,又收受了该公司分红659万余元。此外,胡某和陈某还通过借钱给地方老板周某的方式获取高额利息。据调查,2008年至2013年,老板周某向胡相全弟弟胡某、爱人陈某累计借款1418万元,约定月息2.5%-4%,老板周某累计支付利息高达986万元。

    在忏悔书中,胡相全坦言对亲属放纵,没有管好家人。然而不得不承认,弟弟和家属的背后,还是自己的影子、面子,“实质和企业老板之间还是我的关系”。参与经商入股分红、放贷收息,这些无不掺杂着“权”与“利”的交易。胡相全通过手中的“权”,对老板胡某某、周某等投桃报李,在土地取得、项目实施上多次给予特殊关照,使本应公开公平的市场环境受到极大破坏。

    年逾花甲,凄然独坐高墙之内,叹未管住自己,叹没管好家人,追悔莫及却为时已晚。 

胡相全悔过书

    自1968年参加工作以来,从公社到县委、地委、省委机关再到县委、市委和省农业厅,是党把我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公社通讯员培养成厅级干部,我本应好好感恩珍惜。

    但随着职务的上升和手中权力的变化,自己逐步放松了学习,放松了廉洁自律要求和纪律的监督约束,特别是任简阳市委书记、资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省农业厅副厅长以来,不断利用自己的特殊职务、身份和影响力,为个人、家庭和兄弟谋取私利,犯下了严重违规违纪错误,给党的事业和形象造成极不应有的负面影响,我悔恨交加,心情十分沉痛。

    经过认真回忆清理,出现这些问题,主要是自己对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要求缺乏足够清醒的认识和敬畏心理,在权力和诱惑面前经不起考验,触犯了党的纪律。

    回顾自己入党38年,工作45年的人生经历,本该在60岁办理退休手续安度晚年,如今却落了个晚节不保身败名裂的下场,追悔莫及。深感对不起党的教育培养,对不起家人知冷知暖的关心体贴,对不起许多同事朋友长期以来无私的支持帮助。

    总结反思我犯的错误,从思想深处查找原因,教训是深刻的。对收受红包礼金问题,最初阶段,我是不情愿也是反对的,当面拒绝、退还过,甚至还给予批评。在任简阳市委书记时,我暗自要求决不向任何人伸手主动索要,这也是我当时给自己立的规矩。

    到后来,随着岗位权力、影响力不断扩大,奉承话、恭维话听多了,就飘飘然了,对接收红包礼金的行为慢慢放松警惕,总觉得红包是人家主动送来的,收下好像也没亏欠别人,久而久之,送礼的人多,收的钱也越多,客观上这种行为就变成了我间接以权谋私和变相敛财的手段。关于红包礼金现象为何屡禁不止,我粗浅地认为,收受红包礼金行为比较隐蔽,你知我知,成本低、风险小,一般会抱以侥幸心理,如东窗事发怪运气不好,如幸运过关,则名利双收。

    对和企业老板经济交往问题,我需要从主观和客观两方面进行检查。一方面是这些企业本身希望并愿意与我有经济往来,因为都是我先后直接间接帮助关照过的企业,他们心存感谢,也想和我继续搞好关系。另一方面,选择和这些企业合作,默许支持我弟弟和我家属有限参与经营投资活动,也是我出于自身经济利益的一些考虑。

    首先对合作他们不会反对,有我过去帮助打下的基础,他们会给我面子;其次是以我弟弟和我家属的名义参与合作比我自己出面更策略,有利规避纪律上撞红灯;三是和这些企业合作比自己创业风险要小,利益会相应得到保障。正是由于有这样的动机,以致后来逐步演变成为在企业拿年终奖,参股分红甚至入干股等违规经商办企业行为,以及在企业小贷投资获取利息收益和接受企业送钱送物。

    作为一家之长的大哥,是我对自己和对亲属放纵,我没管住自己也没管好家人,这方面我负有主要责任。应该说,和企业交往中有的已经超出原则甚至违背纪律,确实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弟弟和我家属的背后,无疑还是我的影子和面子,实质和企业老板之间还是我的关系。这方面的教训,我将深刻汲取。

    对在农业厅后出现的问题,仍然是我没有很好地汲取过去的教训,继续收受相关下属单位红包礼金和服务对象钱物,犯了和以前一样本不应该重犯再犯屡犯的错误。农能部门出问题,这个系统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干部受牵连,工作受损失,作为分管领导之一,有我脱不开的责任。对工作的管理和干部的监督我过问少,要求不严,对纪律也没放在心上,这是我工作过多放手、放权带来的不良后果。

    (原标题《被麻将撬开贪腐之"门"…一个落马正厅级干部的忏悔》。

相关内容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Powered by iwms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