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内容作者  

【市媒关注】南和:警惕“走读式”谈话安全

[日期:2017-03-10] 来源:邢台纪检监察网  作者: 阅读: 背景: [字体: ]

  在全面从严治党的新形势下,执纪审查任务不断提量、节奏逐步加快,安全监管的难度也不断升级,随着落实“四种形态”不断深入,一些地区纪检监察机关开展“走读式”谈话发生的被调查人死亡、伤残等突发事件不断出现,极大的影响了执纪审查的顺利开展,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一、“走读式”谈话安全问题凸显,各环节风险不容忽视

  在实施谈话的前、中、后三个过程中均存在安全风险问题。

  (一)谈话前。一是失泄密风险。此类安全风险事故主要存在于被调查人得知自己将接受调查,往往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案情和进展。一旦被调查人得知纪检监察机关已经掌握了有关自身的问题线索后,出于畏罪心理或其他压力,选择极端的方式规避审查。二是谈话前往返途中风险。被调查人接到电话约谈通知后,前往谈话场所的途中,由于思想紧张、情绪波动等,易出现走神、行为失控等现象,可能引发交通事故等问题。例如2016年10月,县纪委对某村支书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在电话通知其本人前往纪委进行审查谈话后,该村支书独自驾车前往谈话地点的过程中,在县城西公路十字路口发生车祸,所幸其本人并未受伤。

  (二)谈话中。一是被谈话人身心健康风险。被谈话人存在心理方面的疾病,或身患急性重症疾病,而纪检监察机关对此掌握不清楚的情况下,或因突发疾病而引发安全事故。二是谈话场所选择随意性大,安全防范措施较弱。虽然对于谈话场所的选取,内部管理制度已有规定,但是在基层执纪审查过程中,也并不能保证每一次谈话都在谈话室进行。尤其在乡镇纪委开展谈话的过程中,对于谈话场所的选择随意性较大,在对谈话场所内外的不安全因素排查不及时、清理不彻底,也成为潜在的安全隐患。例如,2015年11月,县纪委在调查某村支部书记违规收取养殖户好处费一案过程中,该村委班子成员侯某作为证人参与调查谈话,起初侯某对违规收取好处费后转交该支书的事实供认不讳,但次日却出现翻供,且侯某情绪激动,以“自杀”威胁调查组人员,妨碍调查谈话进行。三是执纪审查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谈话前准备不足,对谈话对象性格、脾气秉性不了解,谈话过程中过分强调党纪政纪严肃性,而对谈话节奏和气氛把握失调,易导致被调查人情绪激动、行为失控,甚至出现言语和肢体冲突等问题。例如:2015年9月,县纪委在对某村支部书记张某进行审查谈话过程中,张某持续数小时在谈话场所装疯卖傻,对抗调查,并与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后经调查组工作人员再三劝服开导,方才稳定情绪配合调查。

  (三)谈话后。从全国各地区发生的“走读式”谈话安全事故案例中不难发现,在谈话结束被调查人离开后,发生事故的比例是最高的。谈话往返衔接“断档”,被调查人在接受调查后情绪波动较大,害怕受到严厉的纪律处分,对日后工作生活产生较大的影响,心理压力陡增,畏罪心理加重,往往产生较为极端的行为,如自我伤害,甚至“一死了之”。

  二、问题背后曝露工作短板,风险防控亟待解决

  “走读式”谈话安全事故发生的背后,反映的是基层纪检监察机关工作环节的不连贯和工作方式方法简单等问题。

  是基层纪检监察机关对谈话风险点重视不足。“走读式”谈话风险表现在谈话过程中,比较容易监控防范,但是在谈话前后发生的安全风险和问题,却因监控不到位、回访不及时等问题不能及时掌握。此外,基层谈话安全事故发生的概率较低,以我县为例,多年来未发生过一起因“走读式”谈话引发的被谈话人自杀、死亡等重大安全事故,因此,基层纪检监察机关容易从思想上产生麻痹大意、懈怠侥幸的现象,对谈话安全问题重视不足。

  二是基层执纪审查工作方式方法简单粗放。执纪审查的目的性较强,执纪审查的重心仅放在如何收集有效证据、如果查清查实违纪事实上,对谈话对象的尊重、理解不够,不能赢得谈话对象的信任感,谈话重结果而不重过程,工作随意性大,案管部门监督乏力,存在监管盲区。

  三是工作各环节制度规范滞后。例如电话约谈被调查人、查实问题等候处理、谈话结束后不再过问等突发事件易发多发环节缺乏切实有效的制度规范。同时,一些工作环节衔接不紧密、不规范,如谈话对象往返途中及谈话结束后,对谈话对象的监管“断代”。

  三、硬件保障和过程监督双管齐下,全面保障执纪审查安全

  今年初,《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将执纪审查新形势下如何加强“走读式”谈话安全写入其中,例如在审查期间对被审查人以同志相称、充分听取被审查人的陈述,保障其饮食、休息,提供医疗服务,严禁侮辱、打骂、虐待、体罚或变相体罚;审查谈话、重要的调查谈话应全程录音录像;安全事故应24小时内逐级上报至中纪委等。基层纪检监察机关作为监督执纪的主体,应按照工作规则要求在其过程应着重强化以下规范:

  一是强化思想认知,让严守纪律成为常态。王岐山同志对监督执纪安全工作提出“坚决守住不发生事故的底线”的要求。因此,要强化学习,将《监督执纪工作规则》、《党内监督条例》等规范性制度文件精神吃透用好,强化安全意识,让执纪审查全过程都在安全的轨道上运行。

  二是强化“人防”“技防”,让防范监控没有盲区。在谈话调查周期内的各个风险点环节,强化内控管理。在人防方面,加强硬件建设,夯实谈话基础。充分规范利用标准化的谈话室,并延伸到乡镇纪委层面;建立配齐医疗急救一般药品用品,加强与医院的协调,建立就医应急“绿色通道”;谈话对象往返接送建立专门陪护制度等。同时,运用信息化监控手段,助力谈话安全监管。参考先进地区经验,建设谈话点外围周界、内部公共区域和核心区域监控,严格落实审查过程全程录音录像等制度。

  三是强化制度规范,让工作流程都有规可依。“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应建立健全具有刚性约束的各项制度,将事前、事中、事后各个环节工作流程固定下来,使之细化具体化。尤其针对电话约谈被调查人、查实问题等候处理、谈话结束后不再过问等突发事件易发多发环节,设计有效管用的制度流程,明确工作步骤和风险点,保证安全措施有序衔接,最大限度减少谈话调查周期内的各类突发事件。

  四是强化素质提升,让执纪审查队伍无可挑剔。增强执纪审查干部队伍素质,加强对谈话能力和技巧的培训,尤其加强心理学的培训;在实施谈话前,摸清被谈话人“底数”,全面掌握评估谈话对象身心健康状况,按照“一人一策”确定谈话策略和风险防范预案。在谈话环节中,把好通知关、时间关和效果关,掌握让谈话对象消除顾虑、增强信任的本领,从而完成和谐有效的谈话。

相关内容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Powered by iwms 5.1